白天
夜晚
加大
减小

第2章 我不吃人,真的

发布时间:2021-10-04 22:25:20

            落府一座环境优美,花香四溢的小院里,一身着鹅黄色长裙,面容比较精致,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女孩手中拿着蒲扇轻轻扇着,眼中明显含着不甘,脸上尽是忿忿不平的神色。
  “落卿漪那个傻子凭什么,死了爹还要给她弄那么大阵仗。”她朝着身旁的看起来雍容华贵妇人抱怨着。
  “好了莺莺,那不过是个障眼法,那贱种不是还在枯井里躺着,一个死人而已。”妇人安抚着,眼中满是慈爱,唯独在提到落卿漪时眼中恶毒的神色。
  “娘,我就是不服,凭什么那个傻子活着能嫁入皇室死了还有那么大阵仗,她什么都不配,就该在那阴沟里像老鼠一样。”落莺莺大叫着,眼中闪着与她这个年纪不符的狠毒,精致的面容也因愤怒变得扭曲。
  “够了,一个死人而已,现在能嫁入皇室的是你,别坏了心情,好好把握住墨王爷的心,等这事过了,你就安心当你的墨王妃。”妇人拍了拍她的手,眼中满是向往的神色。
  “我知道了娘,我会的。”落莺莺撇撇嘴,看出了妇人的不满,也不在多说些什么。
  “你这老婆娘真碍事,干嘛平息她的怒气,我吃的正高兴呢。”忽地,一道斥责声传入她们耳畔。同时一道灰色的能量扼住妇人的脖子,使她说不出一句话。
  “娘!”落莺莺惊呼,手心暗自运转玄力,她竟然没发现院里还有其他人存在,她望着四周喊道,“是谁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是恐惧啊,味道太淡了,还是方才的怨气好吃,”血漪坐在树杈上晃着双腿,朝着落莺莺打招呼,“我在这呢。”
  “落,落卿漪,你怎么还活着!你不是该在井里……”落莺莺寻声望去,霎时满眼惊恐。
  “我是死了,可是井里没有好吃的我就出来了。”血漪歪着脑袋,脸上貌似还挂着笑容,但因为身上那惨烈的伤痕使其看起来十分阴深。
  而这话在落莺莺听起来就是“我来找你索命的,我要吃了你。”
  她的脸顿时变得煞白,疾步向后退去“别找我,我不好吃,我不能死,我还要当墨王妃。”
  “你真奇怪,我不吃人,你怕什么?”血漪跳下树,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站立在落莺莺面前。
  落莺莺心下惊慌,抬手就打出去一道玄力,看着血漪倒飞出去,她心下顿时镇定下来,又恢复之前的高傲,出言讥讽道:
  “哼,废物就是废物,死了同样没用,不好好去投胎还出来吓本小姐,那就怪不得我。”
  说着,她手上又凝聚起玄力球朝着血漪打去,这次的威力相比刚才大了不止一倍,这一击,她势必要让落卿漪魂飞魄散。
  看着玄力球毫无意外的打在血漪身上,落莺莺脸上浮出笑意,然而等烟尘散去,她的笑意顿时僵在脸上。
  血漪还站在她之前的位置,可她的身前却是多了一个人,那正是那落莺莺的娘,她身上原本华丽的服装如今破烂不堪,而且面色煞白,嘴角溢出鲜血,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的雍容华贵。
  “娘!”随着落莺莺这一叫,妇人直挺挺的向后倒去,血漪赶忙跳开,拍了拍胸脯,而后又蹲下来,手上拿着不知从哪顺来的树枝戳了戳。
  “哎呀,老婆娘命还挺硬,这都没死。”血漪语气里满是可惜,刚刚千钧一发之刻,血漪凭着分出去扼住妇人的能量将其拖到自己面前挡了落莺莺的一击。
  一个肉 体凡胎还能接下这么一击平日肯定没少补好东西。
  “落卿漪你对我娘做了什么?”落莺莺冲过去抱住妇人,红着眼对血漪怒吼。
  “明明是你打的,我没动手。”血漪像是被吓到一般,急忙摆手,手里的树枝擦着落莺莺的脸飞出去。
  “我不是故意的。”她低着头,语气十分委屈,但脸上却是浮着诡异的笑容,
  “你给我去死。”落莺莺又一道玄力打出,血漪也不挡,就这么倒飞出去。
  这院里这么大动静,引来了府中许多人,其中就有落家主,看到自家女儿和夫人如此落魄脸色顿时变得难堪。
  “夫人!”落家主从落莺莺怀里夺过妇人,查看了伤势,面色阴冷,“来人,把夫人带下去,请王药师过来看看。”
  “爹,是落卿漪,她化成厉鬼来索命了,是她伤了娘。”落莺莺满脸惊恐,拽着落家主的胳膊就是一通告状,而后指着一处空地道,“她就在那,爹你看,她就在那。”
  落家主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却什么都没看到,眉心微皱,脸上露出不悦。
  “那根本什么都没有,莺莺,我要听实话,你娘分明是被玄力所伤,告诉我到底是谁?别害怕,爹会做主。”
  落莺莺因着心虚下意识回道:“爹你信我,是落卿漪,她就在那,她朝我笑,还要杀我,我一时害怕就打了她,是她使阴招,我没有要打娘,爹你信我。”
  惊慌之下,她根本不清楚自己说的这一番话反倒在变相说是她伤了落夫人。
  闻言落家主皱起眉头,看着女儿惊恐的模样耐着性子安抚两句,只当是受了惊吓而胡言乱语,便派人将其送回房中。
  鬼魂索命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就算有,落卿漪也没那本事,具体情况,他还得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