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
夜晚
加大
减小

第1章穿到七十年代

发布时间:2022-07-22 12:01:17

            苏引章感觉自己被一团大火包围,热的恨不得死过去。
  这种想死却死不了的感觉真是糟糕透顶。
  回想这辈子做的唯一的坏事就只是砸了前男友的车,怎么死了还要下地狱,没有道理?
  全身抽搐了几下,那种压住的感觉终于慢慢消失,双眼能睁开。
  这是哪里?地府?
  房梁到处是蜘蛛网,一只蜘蛛还在艰难的往上爬。
  四周的墙壁又黄又旧,墙角更是有绿色的霉斑。
  身下的床,应该一边矮了一脚,躺在上面摇摇晃晃,随时要倒塌。
  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凳子什么都没有,床尾放着几件衣裳,看颜色也是穿了好几年,颜色都已经泛白。
  用简陋来形容都是对简陋的侮辱。
  一丝阳光从破了的窗户照进来,让房间不至于太阴暗。
  “姐姐,姐姐,你终于醒了。我以为你不要引珠,呜呜呜.........”
  呃?
  这是谁家小孩子长得真好看,怎么还掉眼泪?
  “呜呜呜.......姐姐。”
  姐姐?
  苏引章挤出一丝狼外婆的笑容, “你姐姐叫什么名字?你是不是和家人走散了,别怕我送你回去。”
  “你就是我姐姐,你不记得 了,我是你妹妹引珠。”
  假如没有听错,这个小妹妹叫自己姐姐。
  “那个小妹妹,你确定我真是你姐姐?”
  “没错你就是我姐姐,我们爸爸叫苏启妈妈叫白秀兰,我叫苏引珠。”苏引珠说着暗暗着急。
  姐姐怎么什么都记不住,难道是伤得太重。
  都怪王大花。
  苏引章一脸好奇,“王大花是谁?”
  苏引珠立刻捂住嘴巴,小脸一下垮下去,“王大花是我们舅妈。”
  苏引章还是无法接受,到底怎么回事,她明明记得自己被一车撞倒,怎么一醒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还有了一个五岁的小妹妹。
  苏引珠端起桌上已经冷透的粥,“姐姐,你饿不饿,喝点粥就有力气起床。”
  苏引章本能得拒绝,可惜肚子不听话,咕咕响几声,“呵呵,我自己来。”
  这是粥?
  根本是一碗水,都能看见自己的脸。
  苏引珠脸色一暗,“对不起,都是我力气太小,抢不赢王兰。”
  苏引章莫名的心里一酸,“不是你的错,粥不错,稀一点正好。”
  一口气喝光还是很饿,跟喝了一杯水一样。
  不过情况不明,只能先打探清楚再说。
  “小妹妹.......”
  房门被踢开,顿时扬起一阵灰尘,门板飞起来差点砸到苏引珠。
  苏引章连忙把苏引珠拉到身边,心里的怒气顶起来,到底是谁这么没有礼貌?
  咳咳咳..........
  门口站在一个女孩捂着嘴咳嗽。
  大约十七八岁,大圆脸小眼睛,嘴上涂着口红,齐耳短发,厚厚的刘海。
  俗称学生头。
  “娘,小白吃 醒了,没有死。”王兰翻了个白眼,嫌弃的捂住鼻子。
  苏引章见她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从心底涌出一股厌恶。
  苏引珠身体一僵,悄悄靠近苏引章耳边,“她叫王兰是舅妈的大女儿。”
  小姑娘身体僵硬好像很怕这个王兰。
  王兰瞪了一眼,“看什么,真是命硬都这样也死不了,怪不得别人说你是克星,克死父母。”
  苏引珠气的小身体发颤,“不,不准你说我姐姐,我姐姐不是克星。”
  “哼,你也是小克星,你们姐妹两都不是好东西,吃我家住我家还敢和我顶嘴。”
  王兰伸手要去拉苏引珠的耳朵。
  只听啪的一声。
  王兰的手被苏引章拍掉。
  王兰尖叫一声,“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娘,小白吃打我。”
  苏引章掏掏耳朵,“叫什么叫,又不疼。”
  王兰突然愣住,“你不是苏引章,你是谁?不会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吧?”
  她满脸惊恐的向后退,下一刻被自己的脚绊倒。
  “叫什么叫,让你做点事都做不利索。”伴随着声音一个四十出头的妇女走进来。
  “这是怎么呢?快起来,地上脏,别不新衣裳弄脏。”
  王兰一脸恐惧,“妈,苏引章被鬼上身了,她肯定来找我们报仇,娘我们快跑。”
  王大花赶紧捂住王兰的嘴呵斥,“别乱说,这世上没有鬼。”
  要是被人听到举报到居委会他们一家可是要遭批斗。
  苏引章看着两人,心里只觉得荒唐。
  这个到底是什么地方?
  王兰也回过神,不敢再乱说。
  她想到几天前村里有个老人只是说了几句神佛就被抓去批评教育。
  最后还要当众念忏悔书允许回家。
  王大花皱着眉头,“醒了就赶紧起来干活,我好心好意给你介绍对象,你竟敢要死要活,告诉你你不想嫁也要给我嫁,不然我就把这个小贱人卖了。”
  苏引珠小脸苍白,看样子被吓得不清。
  苏引章脸色漠然,“贩卖儿童是违法的,我可以去告你。”
  王大花哈哈大笑,“去告阿谁会相信你,翅膀硬了你竟然敢威胁我,吃我的住我的转头就恩将仇报。老娘不打死你。”
  苏引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王大花一把推下床。
  后脑勺磕到地上,她伸手一摸,拿到眼前手上沾满血。
  苏引珠又急又怕,忍不住哇哇大哭,“姐姐,姐姐,你别死,你别丢下引珠,舅妈杀人了。”
  王大花强装镇定,“呸,装什么装,撞墙都撞不死,我推一下就死。”
  苏引章脑子很痛,仿佛突然塞进去一团烂棉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苏引珠抱住姐姐嚎啕大哭。
  屋里正乱哄哄的时候,一个男人进来,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四人,大吼一声。
  “都给我安静,整天就知道吵吵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
  王大花突然冲到男人面前,一巴掌打在男人胳膊上,“白国强,你喊什么喊,怎么没见你在外面这么厉害,我真是瞎了眼嫁给你,一天好日子没过上还要帮别人养孩子,这日子没法过了,走,兰兰我们收拾东西回外婆家。”
  白国强一下慌了,连忙抓住媳妇的手,“媳妇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你别生气。”
  苏引章只觉得这一切很荒唐。
  王兰却一脸得意。
  王大花只是吓唬白国强,“那引章和厂里主任家儿子的婚事你打算怎么办?”
  白国强看了看苏引章,不知道是愧疚还是不耐烦,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周家不错,引章嫁过去肯定不会吃苦,这门亲事不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