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
夜晚
加大
减小

第2章:你相信平行时空吗

发布时间:2022-10-12 09:28:40

            黎城初夏气温就攀升得厉害,空气里有些闷,越靠近午时,大家越精神恹恹,吊扇一直开着也吹不走燥热,前排的同学聚精会神的听着课,后排趴了几桌,但也有几个精神饱满的凑在一起打着游戏。
  “还有两分钟下课,之之你想好了中午吃什么吗?”谢尔尔从桌肚里掏出饭卡揣进校服口袋里,侧着脑袋看向走神的许之意。
  “都行……”
  她明明知道林鹤年是活生生的人,但目光还是会有意的瞟向他,除去敬畏死亡的那一份害怕,她也惊叹于这张如同上帝精心雕琢一般的惊为天人的脸。
  只是他太瘦了,瘦得有些病态。
  化学老师是个不爱拖堂的资深教师,铃声一响就算题没有来得及讲完也照样下课。
  谢尔尔急不可耐的拽着许之意往外走,委屈地瘪瘪嘴:“我早上没吃,不想排很长的队了。”
  二人刚顺着人流下楼就只听到耳边传来“嘭”的一声,随后是人群中尖锐刺耳的尖叫声。
  大片的鲜血如同红色荼花,从他的身下汩汩冒了出来。
  而他原本白皙的脸因喷涌而出的血模糊了起来,他勾着唇角,脸上似乎有种解脱的释然。
  这个熟悉的画面冲击着许之意的大脑,她抬手摸了摸脸上温热黏腻的液体,指腹醒目的殷红和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都在告诉她,这不是个梦。
  她预见了他的死亡。
  但梦里的画面和现在有较大的出入。
  梦里她只远远的瞧见教学楼底下围了一群人,等到她赶过去的时候,警方已经在着手处理了,地上有一滩很大的血渍,林鹤年的尸体被担架抬走了,而覆盖在身体上的那层白布被染成了艳丽的红。
  好些胆小的女孩子被当场吓得晕厥了过去,许之意平时自诩胆大,但此刻双腿也软得快要站不住了。
  不知道是周围太多人了,还是空气中弥漫的咸腻血腥味,缺氧的窒息感让她脸色煞白,她本能的急促喘息,试图抓住更多的氧气。
  “之之……之之!之之你怎么了!”谢尔尔搀着面色苍白的许之意,大声喊道:“你们快让一让,这里有人发病了!”
  许之意抖了抖,尚存的一丝清醒试图让她开口反驳。
  她才没有发病!
  她没病!
  -
  许之意再次清醒过来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昏暗静谧的病房里充斥着难闻的消毒水味,只有进门处留了一小盏灯。
  口腔内的苦味蔓延到干哑生疼的嗓子眼里,她想要起床喝水,这一举动吵醒了伏在床边小憩的刘姝。
  “囡囡!”刘姝泪水夺眶而出。
  “妈……我想……喝水……”许之意艰难地开口道,干涩沙哑的嗓音让她难受地皱了皱眉。
  “囡囡,你都吓死妈妈了。”刘姝吸了吸鼻子,眼里又闪烁着泪光,抬手摸了摸坐在病床上毫无生气,脸色苍白的许之意。
  喝了温水润了润嗓子,许之意总算感觉自己活过来了,“妈,我躺多久了?总感觉腰酸背痛的……”
  “你这两天一直高烧不断,你爸爸说你这是受了惊吓,着急忙慌的去求菩萨保佑你了。”
  ……
  那些让她恐惧的记忆又钻进了脑海里。
  她亲眼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逝去。
  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总觉得死亡是件很遥远的事情,可以后她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摆脱这个阴影。
  “囡囡,你饿不饿……”
  “妈妈我好难受,我还想再睡一会,你可以陪陪我吗?”许之意往一侧挪了挪,掀开了被子,朝着刘姝撒娇道。
  林鹤年的死亡对她来说就像是被恐惧的罩子罩了起来,而她就被困在这深渊里。
  -
  再次醒来时,许之意又回到了班级里。
  正是下课时间,身后的男生正化身祖安人,在激烈的和队友开麦互喷。
  许之意揉了揉眼睛,因为被强行开机而迟钝的脑子此刻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环顾了一圈没有看到林鹤年后,她总算是松了口气。
  “之之!”谢尔尔手里拎着两罐汽水,从教室前门进来。
  许之意应声抬眸,穿着一身校服,身形挺拔的林鹤年恰好撞进她的视线范围内。
  ……
  没完没了了。
  这算是被恶鬼缠身吗?
  许之意双手左右开弓给了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试图将自己从这个噩梦里打醒,火辣辣的痛感在脸上蔓延开来。
  这不是做梦!
  她又回来了!
  许之意这一举动也引起了班里许多人的注意,身后的几个男生甚至连游戏都不打了,整整齐齐地坐好准备吃瓜。
  “许之意你有毛病吧,打自己干嘛?”谢尔尔蹙眉,“你要是过意不去的话,下次你去就好了,不用这么……嗯……对吧。”
  许之意勉强地撑着点精神,点点头,嗓子却直发涩,让她没法开口说话。
  她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2022年5月6日,下午13:55
  她居然回到了林鹤年跳楼的前一天。
  “之之,你看了这本吗?”谢尔尔从桌肚里掏出一本厚厚的小说,如获至宝的眉飞色舞道。
  小说封面上是个莫比乌斯环。
  莫比乌斯环……
  难道她也陷入了这么个怪诞的循环中?
  “尔尔,”许之意凑过去小声道:“你相信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平行时空吗?”
  谢尔尔嗯了一声,斩钉截铁道:“信啊,平行宇宙概念可是现代量子力学的科学发现。”
  许之意还没反应过来谢尔尔又道:“我们学理科的要相信科学。”
  谢尔尔口中的平行宇宙概念,有学者将它们比做同在一条铁路线上疾驰的先后两列火车,可能处于同一空间体系,但时间体系不同。
  “那你相信真的有人能通过虫洞做时间旅行吗?”许之意翻了翻被谢尔尔摆在桌上的那本小说,目录页印着的字眼恰好替她解答了困惑。
  “虫洞是1916年由奥地利物理学家路德维希·弗莱姆首次提出的概念,1930年由爱因斯坦及纳森·罗森在研究引力场方程时假设的,认为透过虫洞可以做瞬时的空间转移或者做时间旅行。”谢尔尔思索了一阵,又补充道:“按理来说,应该也是存在的吧,暗物质开启虫洞的出口后,就能搭建时空隧道连接两个宇宙。”
  “你到底看过没有啊,我好不容易借来的,你要看过的话我可自己看了。”谢尔尔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你看吧。”换做以前的许之意可能还会感兴趣,但现在她一心只想离开这个极有可能不是她原本生活的世界,而是属于平行时空的世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