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
夜晚
加大
减小

第1章 回京

发布时间:2022-08-26 14:28:13

            初春云淡,桃满枝头。
  人人都说傅太师府的大姑娘是全京城最标致的人儿,不仅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连脸蛋身形也是一等一的仙姿佚貌。
  傅宁音是蜜罐里长成的,从小出入各种场所,心性也是坚韧谨慧。
  她本在绣阁里抚摸观赏新进的琴,却听正院的丫头来传话:太子大败楚国,凯旋回京,今日皇宫大办接风宴。
  这宴会将京城贵族小姐邀请了个遍,说是接风,其实明眼人都明白,太子的母妃林氏,是想借着接风宴的由头为太子择选佳媳。
  十年里皇后所出的三皇子和林贵妃所出的太子明争暗斗,此次太子凯旋极大可能的为这场争斗画上了半个句号。
  当今天子立储君时的观点是立贤,因此三皇子稍落了下风。
  傅宁音手拂过琴弦,站起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铜镜自望,镜中美人一颦一笑皆是颠倒众生。
  柳叶眉,丹凤眼,嫣红唇。
  傅宁音从梳妆台上拿了支白玉簪往秀发里一插随意挽了个发髻,便起了身。
  侍女如苏端来一件衣物,傅宁音淡淡一瞥。
  见那衣裙为紫菀色,裙摆金线勾勒牡丹,华贵无双,她穿上去必定是小姐中遥遥看去最矜贵的那一个。
  “太过惹眼。”傅宁音却摆手。
  换了身杏色襦裙穿上,因着她本就是天人之姿,即使妆容寡薄衣衫素雅,依旧是寻不出半分差错。
  窈窕淑女这个词似乎天生就是来形容傅宁音的。
  上马车,过长街,进宫门。
  提前便知的过场,傅宁音懒懒靠在车中,有些无趣,手中接过奴婢递过来的一盘芙蓉糕,送入口中稍解馋味。
  “小姐,听闻安平郡主也要参加这次筵席。”如苏坐在车帘外与车夫相接的木板上,侧头提道。
  傅宁音挑眉:“她不是一向自持身份,觉得这些凡俗宴会无趣么,今日倒是与众不同。”
  安平郡主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圳亲王的独女,性子清冷,宛如不染世俗的仙,满京城能入安平眼的只有与她颇有相似的傅宁音。
  相似的出生高贵,相似的不屑凡尘。
  只是安平清冷,傅宁音却是娇妩,截然不同的美在京城百姓口中称她们二人为“并蒂双骄”。
  “奴婢听闻安平郡主一直爱慕太子殿下,故而破天荒的选择参与这场平日里根本不屑烦闷的接风宴。”如苏轻声叹息。
  转而又说:“不过这也是好的,免得郡主平日又无甚爱好平白寂寞。”
  傅宁音听到此话,搁下了手中糕盘,轻斥道:“现在不是府中,一举一动皆要有分寸,旁人听见了你方才的话可会怪你编排主子的。”
  如苏羞惭:“怪奴婢忘了分寸。”
  此时马车正好停下,如苏先行下车,抬头替傅宁音掀开车帘,伸出手。
  傅宁音莞尔一笑,柔嫩的手放了上去轻巧的下了马车。
  “许久不见安平,甚是挂念。”傅宁音想起那个孤傲的女子,不由动容。
  与安平初见是在雪夜,傅宁音宫宴上饮酒微醺出来透气,走到梅园恰逢安平孤身一人对红梅祈愿。
  当时安平一身素衣,却是美得惊颤,又是那样的不食烟火。
  她见到傅宁音稍愣,恰好傅宁音醉意上头揽着安平的手二人坐亭长谈,这一夜后二人便成了知己。
  于是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时常相邀对酌。
  凉风吹过傅宁音的脸颊,淡了她的思绪,走在遥长的宫道上,嘴角一直勾勒寻不出错的浅笑,身形窈窕,宛如画卷。
  宫中的规矩,官宦子弟于宫内不能驱车,只得步行。
  到了明仪殿附近,殿中女子的嬉笑对话已传了出来,傅宁音捕捉到其中的几个字眼,“好看”“太子”“赐婚”,她敛了神色,正准备与如苏一同进殿,步子却戛然而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