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
夜晚
加大
减小

第2章 涅槃重生

发布时间:2022-10-29 11:27:18

            时序隆冬,上京城雪似鹅毛。
  冬夜凛冽,玉树琼枝。
  庄严肃穆的皇城,青石板,朱红柱,红墙绿瓦上蒙了一层新雪。
  天色阴沉沉的,压得这端庄大气的宫殿喘不上气,金碧辉煌的宫殿恍若一座巨大的囚笼,将里头的人困得牢牢地。
  狭小昏暗的寝殿,纱窗似乎都很陈旧了,屋内陈设简单,跟端庄大气的皇城格格不入。
  本就是隆冬,在这样的屋子里,只觉寒意更盛。
  简陋的床榻上,躺着位容貌明艳昳丽的姑娘,脸儿娇小白嫩,额头饱满。
  虽是稚气未脱,却已经能看出是个顶顶美人。
  床榻边趴着位相貌标致的宫女,正小心地为榻上的姑娘掖着被角。
  “公主,您都昏睡快一天了,赶紧醒过来吧!”小宫女身着素色衣衫,面上难掩焦虑。
  话音刚落,便听得床上的人发出一声微弱的声音。
  “公主醒了!”小宫女惊喜的叫了一声,赶紧去扶床上的姑娘起身。
  “竹若……”陈迦凝揉了揉额头,昏昏沉沉的还没完全恢复意识。
  “公主,你可把奴婢吓死了。”小宫女喜极而泣,握着陈迦凝的手:“您都昏睡一天了,现下醒了就好。”
  陈迦凝蹙眉困惑地看着面前的小宫女,竹若是她的贴身宫女,跟着她去西凉,在她被陈迦墨做成人彘之前就被打死了。
  如今竹若好端端站在自己面前,看着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让陈迦凝一时恍惚。
  乌黑的长发落于背上,衬的那一身肌肤欺霜赛雪。
  想了片刻,只觉得脑子又昏又涨。
  她缓缓低头,竟然看见了?自己的两只手,猛然叫了出声,惊慌失措地摸着两只胳膊,又掀开被子,双腿也在。
  怎么回事,她的手脚早已被陈楚墨砍去,如今怎还好端端的长在自己身上。
  “镜子,镜子……”陈迦凝又惊又恐,双手慌乱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竟摸不到脸上那骇人的疤。
  竹若被她这反应吓到了,赶忙去拿了面铜镜递给陈迦凝。
  铜镜里,鹅蛋脸上的一双黛眉,仿若一带远山,一双桃花眸犹如一泓清水,绢上点漆,似能勾魂,不难想象,这双明眸含情凝睇时,是如何的勾人魂魄。
  鼻头小巧,朱唇皓齿,耳鬓柔弱,脖颈修美,称得上世间孤品。
  生的便是招男人怜惜的模样,一双剪水眸满含秋波,看着娇柔凄弱,更是令人心下熨贴。
  这是她没被陈楚墨烧毁以前的脸,是被上京女子妒忌的容貌。
  陈迦凝手中的铜镜猝然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铜镜碎成一地,碎片击打在她的心上,掀起巨大的惊涛骇浪。
  她心里澎湃万分,两行热泪滚滚而下,神情诡异,似哭似笑。
  胸口处忽地涌上一口咸腥,陈迦凝心痛难耐,为自己,为娘亲,为竹若。
  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苍天有眼,她回来了!
  竹若被吓得说不好话,看着她家公主醒来就成了这副样子,莫不是被吓成了失心疯。
  陈迦凝猛地瞪大眼睛,眼里尽是冰冷的恨意。
  她绝不会放过那些人,哪怕最终的代价是玉石俱焚,她也在所不惜,上辈子欺她辱她之人,这辈子全都要跟她一起下地狱!
  陈迦凝一把抓住竹若:“现在是什么年月?”
  竹若心里害怕,颤颤巍巍地老实回答:“昭平二十二年。”
  “昭平二十二年,昭平二十二年……”陈迦凝放声大笑:“我回来了,回来了!”
  这是她十六岁那年,是她去西凉的前一年,还来得及,一切还都来得及。
  前世陈迦凝的性子软绵单纯,不擅逢迎,不会争风吃醋,更不擅长女人之间的争斗。
  曾经明朗如花的少女,在宫中的尔虞我诈和父皇的薄情偏心中迅速枯萎,最终被陈楚墨折磨的非人非鬼而死。
  “公主,您莫不是摔坏了脑子,怎么言语如此疯魔?”
  竹若双目含泪:“公主,您今日晨起被清平公主叫去了,不知怎地就从树上摔下来了,都昏睡一天了。”
  十六岁,陈迦凝努力回忆那年发生的事,是陈楚墨叫的她去御花园,非逼着她去大榕树上捉知了。
  眼下寒冬腊月的,哪来的知了,不过是寻了个捉弄她的由头罢了。
  十六年来,她跟娘亲在宫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过着举步维艰的日子,从小到大被其他公主皇子欺负捉弄。
  后宫发生腌臜事都怪在陈迦凝头上,皇子公主皆以诬陷栽赃她为乐趣,更要防着饿狼一般的太子,屡次轻薄冒犯,全然不顾伦理纲常。
  她听娘亲的话隐忍,换来的只有他们的变本加厉,她唯一一次反抗命运要与上官叔玉相爱,却是酿成悲剧的引子。
  十岁那年,父皇生辰设了场投壶大赛助兴,本以为拔得头筹就能让父皇喜爱,没想到却是抢了太子的风头,让皇后记恨。
  得了上官叔玉的青睐,又引了陈迦墨的憎恶。
  她合上双目,脑子里回想前世的事迹,胸口之处也蕴着一团子火。
  ……
  “清平公主驾到!”领头的太监很是倨傲,尖着嗓子叫喊。
  陈迦墨身着锦绣织金华服,披着银狐大氅,满头珠翠,在众人簇拥下趾高气昂的闯进她的寝殿。
  前尘旧事,纷至沓来。
  那股锥心的痛苦,几乎将她淹没。
  仇人就在眼前,陈迦凝心里酸涩,犹如火烧,恨不得上去掐死她。
  红墙覆雪的深宫肃穆威严,黑沉的天压在陈迦凝的心头,令她窒息。
  “听说妹妹醒了,姐姐我是担心的不行,忙赶着就来看望妹妹了。”陈迦墨一副端庄持重的模样,假惺惺的嘴脸让陈迦凝心里一阵恶心。
  她心中一阵翻江倒海之势,前世记忆,前世恨意如电光火石般纷至而来。
  重来一次是上天给她的机会,断不可莽撞。
  她深吸一口气,袖中的双手紧紧攥着,指甲生生嵌入肉里,压制着怒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陈迦凝撑着身子从床上下来,扑通一跪,泪如雨下,声音发颤:“姐姐,都是妹妹无用,没能给姐姐抓到知了,求姐姐责罚!”
  陈楚墨居高临下看着陈迦凝匍匐在她脚下,心中暗爽:“哎呀!你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我都担心死了,怎会责罚你呢?”
  “多谢姐姐宽宏大量,妹妹现在就去御花园给姐姐抓知了!”陈迦凝忙不迭的穿戴衣服要出门去。
  陈迦凝在众人心里,一直都是卑微愚笨,谨小慎微的软弱性子,便是连那最卑贱的贱奴都能欺压一二。
  此刻重生,还须维持好前世的形象,从长计议,免得让人怀疑了。
        
本章完